v丝瓜视频

林深时见鹿,海深时见鲸,梦醒时不见你,总是悲剧在结尾。

突然惊醒的浅汐,满脸泪痕,胸口剧烈的起伏,梦境中的一切让她感到后怕,为什么要毁一切画面中的诀别是在提醒她什么

女人起身下床,想要倒杯热水,却发现水壶已经空了。顺手掀开了窗帘,巡夜的保镖仿佛比昨天多了不少。

拿着空杯子下楼了,拖鞋拍打着楼梯的声音,除了夜灯的昏暗光线,都黑漆漆的。

进了厨房,倒了一杯热水,浅汐喝了两个,感觉自己情绪平复了些许。

缓了一会儿,还觉得心有余悸的样子,她准备回房,走在长廊里的时候,却发现书房门缝里透出的微光。

已经两点多了,梓安哥哥还没睡吗

下意识得停住了脚步,伸出手想要敲门,可是那纤细的手臂,停在半空中还是僵住了。

自己进去也不知道说什么吧不能说明真相,不能告诉他自己只是个炮灰

鼻间的酸楚,被她强忍下来,毅然决然的转身,却听到书房里的动静。

“只是加强安保就可以了吗白姨,我真不明白您在想什么,景初哥那边已经确定w进入了a市,如今小汐身份彻底曝光,您就要这样晾着”

他在和白雪通话

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

为了自己的安,据理力争,可这一切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。

“白姨,如果你不管这件事,我就让景初哥把小汐送去安屋”

从未见过如此强硬的苏梓安,他这是在顶撞白雪一向以大局为重的他

心间出现一股异样,浓烈而又复杂。

那强烈的在乎,让她感受到温暖。

拧开了门把手,赫然的走了进去,男人表情微愣,立马不顾白雪那端的反应,直接挂了电话。

“小汐,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”苏梓安装作平静的样子,语气也变得温柔,像是怕她知道一切的样子。

“梓安哥哥,你不要那么紧张好不好我和姑姑沟通过的,你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的地方吗关心则乱,你都知道这么晚了,干嘛还打扰姑姑休息”

她总是在笑,总是不以为意的样子,这反而让苏梓安感到了强烈的不安。

“小汐”太多哽在喉头的话语,他说不出来,从未停止爱她,只是再无拥抱她的立场。

“有些事,不是就能因为危险而不做的,况且你也知道的,简陌始终都会对我手下留情的。”

为了让苏梓安安心些,她甚至搬出了简陌,其实她说的也没错,简陌对她确实如此。

果然这番话,让男人陷入了思索,仿佛瞬间恢复了理智开始了正常的分析。

简陌对浅汐的种种,他一直看在眼里,浅汐很清明,或许连着白雪也想到了这一层,以不变应万变。

可他还是怕有意外

浮华乱了眼迷了心,所寄所托所思所想似乎都变了样,大势所趋又或是身不由己可否问心无愧

男人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面前的女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,看见她,自己会变得语塞,歉疚,甚至想要逃避。

然后一点一点的背离自己的初心,还会跟着她的节奏陪她演戏,明明知道那笑容不是真的。

“好啦,早点休息吧,船到桥头自然直,不要把一切想的太坏,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”

连着眼睛都在笑,眸光的流转,女人一步一步的靠近他。

“梓安哥哥,我能抱你一下吗”浅汐仰着头,眸中清澈,如初邻家妹妹的既视感。

苏梓安身体有些僵硬,大脑竟然变的空白,这突如其来的请求,一直是他内心深处想要做的。

不等他的反应,女孩已经用双手环住了他的腰肢,把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,苏梓安不知所措的双手,还是一点点的拥抱住了她,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。

“梓安哥哥,谢谢你。”

浅汐的声音很轻,表达的也极为单纯,作为一个家人的关心,她收到了,很感动,也很珍贵。

谢谢男人心中苦笑,当初也是自己伤害了她吧如果没有那么多意外,他又怎么会逼自己放手,让她变成现在的模样。

可是他又没有后悔,真的没有结果,就不必相互折磨,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亦夏会变成现在的模样。

他没有纠结过苏亦夏的态度,除了没有立场,可能更多的是理解他的行为,也许他也是和自己一样。

到头来,浅汐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女人很注意分寸,没多会儿就脱了苏梓安的怀抱,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梓安哥哥早点休息吧”

浅汐俏皮的朝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,苏梓安点头应着,然后目送她的离开,还是瘫坐在了椅子上,空气中还残留着属于浅汐独有的味道。

他不能这样放弃,要尽他最大的努力,护浅汐安。

回到房间,心情好像轻松了不少,只当是苦中作乐,之前被自己打开了的窗帘,外面忽然闪过一个黑影。

浅汐腾然而起,瞪大了眼睛,本能的往后面靠了靠。

是自己眼光吗可是刚才分明看见了一个影子,楼下那么多的保镖,又怎么可能

女人提高了警惕,半晌没动,发现再无动静时,才松了一口气。

刚安抚完苏梓安,现在还是不要声张的好,很有可能是自己看错了。

回到床上,拉上了被子,说实话,已经没了半点睡意,卧室里没有电灯,漆黑的一片,但总有一种正在被窥视的感觉。

透过被子的缝隙,浅汐盯着那个窗户,除了皎洁的月光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然而此刻的窗外,一个黑影正攀附在墙壁与窗台的死角上,完躲避了公馆里巡逻保镖的视线。

片刻,接二连三的动作,黑影直接翻进了一个窗户里,他似乎对左苏公馆的布局,过于熟悉,连安保都能完美避过

苏梓安在书房里做了一会,最后还是熄灯准备回房间了。

在他开门的刹那,一双手将他的嘴巴捂住,再次将他推进了书房里,并且迅速的关上了房门。

翌日,等浅汐醒过来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的异样,她的窗子虽开着窗帘,但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。

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,女人失笑,一点动静就杯弓蛇影的,等到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。

简单的洗漱,常规下去吃早饭,王妈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,还是她喜欢的口味,只是苏梓安的座位是空的,桌上的早餐也并没有动过。

昨晚睡的迟,起的晚也是正常的,浅汐也没有多想,安静的吃着早餐,已经开始适应这空旷的大房子,没有丝毫的人气。

因为无所事事,浅汐吃完直接帮着王妈收拾碗筷,可能心底太过悲凉,想要和人凑凑近乎。

一番闲聊之后,已经日上三竿,浅汐突然察觉到了什么,苏梓安始终没有下来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