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视频app高清完整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若不是一直密切注意着盛老的一举一动,怕是今天,他无论如何也赶不过来。

若是他没有赶过来,这一次毁掉的,就是两个女孩子的青春和未来。

尤其,宋唯一还是他的妻子。

裴逸白心里一阵后怕,对于盛振国的憎恶,又加深了一分。

这一次,梁子彻底结下了,再无消除的可能。

而此刻,裴逸白要的,不再是简单的盛振国的一只手。

裴辰阳安排了客房给宋唯一夫妻住,可转向赵萌萌的似乎,却有些为难。

因为公寓只有两间卧室,一间书房。

他总不能叫赵萌萌去睡客厅沙发吧?

赵萌萌从敞开的书房了解到了裴辰阳的为难之处,她的视线从裴辰阳的,小声地说:“裴小叔,我睡沙发就好了,家的沙发很大呢。”

就算裴辰阳再没心没肺,也不可能叫赵萌萌一个受了惊吓的女孩子睡沙发,那多没有风度?

蓝色格子裙美女

“眼中的裴小叔,是那么没有风度的人么?”裴辰阳说着,脚步拐向主卧。

心里多少有点疙瘩,这主卧,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进来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今晚的事情,已经很麻烦了。”赵萌萌低着头,羞涩地开口。

她的手环着裴辰阳的脖子,他则是一手从她的腋下横过,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臀部,只隔着薄薄的布料,他身上的温度和热度都传到她的皮肤。

而她从周围吸过来的空气,都是裴辰阳的味道。

赵萌萌突然意识到,自己离男神的距离很近很近。

近得她只要稍稍仰头,就可以吻到裴辰阳了。

认真打量男神的嘴唇,真是勾人,性感啊。

太有型了,好想吻一口,就一口……

赵萌萌闭了闭眼,幻想自己吻上裴辰阳的样子,脸上一阵滚烫。

好羞涩,可是,真的好像有这个机会,呜呜……

为什么这么帅气的男人,竟然是个弯的?是个弯的?

“嗯,到了,今晚就睡这里吧。别提麻烦不麻烦的了,严格意义上来说,今晚跟小侄媳发生的事情,跟我离不开关系。”裴辰阳不知道赵萌萌的脑子里已经想了许多他根本没猜测的事情,对赵萌萌说。

他的声音,打断了赵萌萌的YY。

而下一刻,她的身体被裴辰阳放下,躺在柔软适中的大床上。

“谢谢裴小叔,那小叔今晚呢?”

“我睡沙发。”并没有考虑多一秒钟,干净利落地给出答案。

赵萌萌眨了眨眼,“睡沙发不舒服。”

裴辰阳居高临下地看着赵萌萌,“所以?”

她的意思是邀请他一起睡?

赵萌萌从他的反问中明白了自己话里传达了歧义,意识过来的她老脸一红。

糟糕,裴小叔不会以为她是很随便的人吧?

“小叔,别误会,我的意思是,沙发不舒服。”赵萌萌说完这句话,突然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还不是邀请人家一起睡觉的意思?

裴辰阳坏坏一笑,撑着手,伏在赵萌萌的上方。

“萌萌美女,不用解释,小叔明白的。”

“明白?”赵萌萌重复。

“嗯,只不过今晚就算了,若不然,吓到好朋友兼我的小侄媳就不好了。”

他收回双手,拍了拍赵萌萌的脑袋,转而除了房间门。

半晌,赵萌萌回过神来,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。

裴小叔,真是个奇怪的人。

几分钟之后,出去的裴辰阳又折了回来,赵萌萌还窝在床上没有动作。

他还以为她睡着了,便走到衣柜前,从里面找出自己的睡衣。

赵萌萌刷的一下坐了起来,突然叫了他一声。“小叔,那个,有没有睡衣啥的,借我穿一下啊?”

她还没有洗澡呢,顶着浑身的狼狈,她肯定是睡不下的。

裴辰阳拿着衣服转过身,对上赵萌萌水汪汪的眼睛。

认真打量了她一次,才发现她巴掌大的小脸萌萌的,又白又嫩,透露出一丝稚气。

果然跟她的名字很相符,心里愉快地想着,裴辰阳拿了一件自己的白色衬衫,迈开长腿朝着她走来。

“没有睡衣了,睡衣已经给大侄子了,如果不嫌弃的话,就穿我的衬衫吧。”

赵萌萌两眼发光,小鸡啄米地点点头:“不嫌弃,当然不嫌弃。”

结果裴辰阳的衣服,他叮嘱了一句:“那先去洗澡吧。”

继而拿着另一套睡衣出了房间,赵萌萌看着他潇洒的背影,感觉心跳有点失控了。

裴辰阳直接敲了敲客房的门,“大侄子,开门,睡衣好了。”

只消几秒钟,面前的门“哐当”一下,被拉开了。

裴逸白冷淡的表情出现在裴辰阳的视线中,脸上还带着未消的余怒。

一看他的表情,裴辰阳便知道所为何事。

“小侄媳没事吧?”裴辰阳下意识有些心虚,若非今天叫宋唯一帮他,便不会出后面的事情。

还不知道这大侄子,是不是要跟他算账。

“嗯。”裴逸白冷淡地接过他手中的衣服,没有多说的打算。

裴辰阳识趣,不再多言。

“那们好好休息。”

裴逸白拧着眉,在准备回去的时候,想到了宋唯一一直在念叨的赵萌萌,脚步又一顿。

“小叔,多照顾着赵萌萌点儿。”他特地提醒一句,显然已经是破例了。

“啊?”

“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裴逸白淡淡地问。

这个时候,能说不明白?

裴辰阳呵呵干笑,“行,不就是照顾赵萌萌吗?放心吧。”

话还没说完,“哐当”一下,客房的门就被不客气地关上了。

裴辰阳摸了摸鼻子,啧啧几声。

“这小子,是不是嫉妒小叔的鼻子,想害我塌鼻吧?”

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,裴辰阳自觉无趣,转身离开。

客房内,宋唯一还披着裴逸白的衣服,缩在沙发上,成了小小的一团。

他走过去,轻松一用力,将她抱了起来。

“去洗澡吧,早点睡觉。”他的声音如一道微风,一点点抚平她心底起的褶皱。

“萌萌,没事吧?她怎样了?”宋唯一的声音有些嘶哑,说话的似乎,都咳了几声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