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2.2.4 安卓 百度云

九月初六,午时已过,根据传统,青云上人带着派上下,在青云剑碑前向祖师敬香,随着一声钟响,宗门大比正式开始。

今天是宗门大比的第一天,主要是内门弟子间的较量,八门来宾受邀参加了开比大典,除开龙啸门这边的气氛有些阴沉以外,其余七门尽皆露出笑颜。

其中雷音寺的法空和尚满面佛光,他打着佛号大赞道:“阿弥陀佛,青云仙师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啊!”

“法空大师说笑了!本座听闻雷音寺最近出了个了不起的佛子,敢问此次佛子可否前来?”

青云上人眯着眼,他一句话就把其余七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佛门的身上,此次剑阁之行,青云弟子少不了被针对,但是如果再大家立个靶子说不定青云门受到的压力就要小一些。

法空依然带着慈祥的笑容,面对其余诸派的目光,法空淡定自若的说道:“青云上人说笑了,哪里有什么佛子?那不过是一名放牛童,与我佛有缘罢了!世间万物皆有佛性,我佛讲究众生平等,认真算起来,与我佛有缘者皆是佛子。所谓,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,无名无性,有名本性”

法空东拉西扯居然拽起了佛理来,众人却是嗤之以鼻,谁都能成佛子,那这天下岂不是早就是你雷音寺的了?

青云上人说的话不得不防,传说中的佛子, 乃是佛门高僧历经九世轮回,且每一世都是佛门大拿。虽然修仙者只求今生不求来世,但是对于佛门的轮回之法还是颇为感兴趣的。

轮回之以后,前尘为空,但是却能在某个时间节点继承前世的一切佛法修为、若是雷音寺真出了个佛子,那么当代的雷音寺就会出现双佛。

何谓双佛?

那正是雷音寺立足世间的本钱,金丹之上是为元婴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佛门的佛可以算是元婴,只是这样的元婴无法离开雷音寺,但是佛子出现那就不同了。九世的累积,纵然这无灵天地,亦然可以突破金丹桎梏,成就元婴之佛。

而且此佛无需受雷音寺桎梏,可行走天下,当年青云门带领众门派抵御的正是这九转成佛之人。

咖啡馆里的杏眼妹子文静优美

如今青云上人再一次点出雷音寺出了佛子,此消息宛如惊天炸雷,早些时候虽然他们已经被炸了一回了,但是很显然这一雷效果更炸裂。

青云门出个抱丹,那么顶多回到三千年那个黑暗时代,但是佛门出个九转成佛之人,那天下大概是会绝了真修道统。

就连万永也在思量,那元丹无敌的李元霸究竟有没有能力率领大家抗击佛门入侵?

法空和尚此时心里很苦,他若有若无地看向下方雷音寺十子中的一名花和尚,为何说他是花和尚呢?因为他穿着花花绿绿地僧袍,眼珠子不停地在周遭仙门女弟子身上转来转去,时不时地搭讪几句。

“这位女菩萨,小僧花想容,女菩萨灵光缥缈,想必与我佛有缘”

“女菩萨,可否留下传音印记,与小僧一同赏花赏月”

“女菩萨别走啊”

看到这一幕,法空心中有苦说不出,要不是这家伙是他名义上的师叔,法空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佛门败类,说起来败类他若有若无地看向妙音庵的那尼姑,此时妙音庵的九婴长老也看了过来。

两人双眼对视,九婴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花相融,她笑道:“怎么?法空大师是怕我等将你家佛子打死在青云剑阁中?法空大师,你这佛门十子中究竟有没有雷音寺的佛子呢?”

此言一出包括青云上人都侧目看向九婴,青云上人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也不过是随口一说,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知道佛门出了个佛子,但是九婴说出这句话就有不同的含义在其中。

这天下若说哪个门派最了解雷音寺,那当属从雷音寺分裂出来的妙音庵。

雷音寺,妙音庵。

顾名思义,两者同源却不同路。

雷音寺佛法浩荡,而妙音庵却修的是阿修罗欢喜秘法,前者不近女色,后者不禁欢爱,佛法教义彼此相悖,互不相容。

但终究是同源而出,一些神通法门,还是互相了解的。

九婴这句话意味着雷音寺也许真出了一名佛子,而且这名佛子有很大概率出现在这佛门十子中。

一时间众人心中开始打起了小九九,这一次他们不仅要围剿青云门,更应该将这佛门一起打压下去,就在九婴想要进一步说什么时,离火派的张承运却突然跳出来打岔道:“我看啊,这青云门大比也忒无聊。青云门掌门,不如让我等的弟子下去试一试,这样,也不白比,我离火派出些宝物,以筑基丹为奖励如何?”

“凡赢过我离火派弟子的,均奖励一枚筑基丹!”

此言一出青云门众人皆惊,甚至其余诸派也将佛子的事暂时压在了心头,九婴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祝天寿一听手舞足蹈道:“此言可当真?”

张承运哈哈大笑:“火峰主说笑了,我离火派何时与诸位开过玩笑。”

“好!”祝天寿简直快掉进蜜罐中一般,众所周知,火焚穷,至于穷到什么地步,这样说吧,火峰已经积攒了一大堆练气巅峰的老人,这些人无法突破筑基,少的不是天赋,也不是修为积累,而是一颗筑基丹。

离火派倒是财大气粗,但是他火峰几乎是穷得叮当响,张承运一句话,祝天寿立马动用传音符向火峰传音,赶紧把那群小崽子拉出来遛一遛啊!

十个离火派弟子,代表这十颗筑基丹,此时的祝天寿双眼几乎喷出火来。

而一旁有些尴尬的法空和尚,向张承运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。

而此时其余诸派有人问到:“不知道我派弟子可否与离火派一同切磋?”

筑基丹终究是有些诱人,这东西炼制不易,这都不算什么,最重要的是材料难寻,但是离火派却不缺,因为他们就守着最大的筑基原材料出产地,往日里这些门派需要筑基丹都必须花费大代价去从离火派换来。

而今日张承运随手就抛出十颗,可谓是财大气粗。

但是还未等张承运说话,祝天寿黑着脸说道:“不行!你们来我青云门是客,怎么能去演猴戏呢?必须是我青云门弟子挑战,不,必须是我火峰弟子挑战”

祝天寿大有一副,你们谁敢跟我抢,我就和谁拼命的架势。原本准备派出弟子的其他峰此刻却是憋了回去,令人意外的是次次和祝天寿作对的冷霜月这一次却是缄默不语。

此刻的冷霜月还沉浸在方才弟子送来的留影玉中,方世玉金眸血焰的场景,让她心中不禁一颤,彼时手中的棋子,难不成真要掀翻棋盘了?

“不,他不过只是一个废物,一个傀儡!”

冷霜月不停地安慰着自己,解决了陆瑶,应巧巧和方世玉之间再无阻碍,而应家那边也大方的送来了一些资源,而其中最主要的宝物就是“换基丹”,顾名思义就是能够改换筑基法的丹药。

这些年生,冷霜月又不是没有得到丹法,但是由于筑基法用的是青云九卷的缘故,然他无法以别派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丹法成丹。

如今有了换基丹,成就金丹已经近在迟尺,若不是为了继续待在这水峰峰主之位上,冷霜月早就闭门换基去了。

此刻的她心已经飘远来,对于和祝天寿之间的斗嘴已经不感兴趣。

最后祝天寿大包大揽地将十个比斗名额拿在手中。

火峰上走下了一群光着膀子扛着锤子的猛人,但是离火派也不甘示弱,他们个个神勇,看起来都不像是修真,而像是修武一般。

离火派身居火山自然也是玩火的行家,火峰弟子各个都是炼器的好手。

“打铁的!是单挑啊,还是团战?”

“你他娘的才是打铁的,你家都是打铁的,兄弟们干他丫的!”

火烈挥舞这铁锤带头冲锋,擂台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要锤爆对方,在火烈等人眼中对面的都不是人,而是一颗又一颗的筑基丹啊。

但是对方毕竟是离火派的精英弟子,外加上离火派常年倒卖筑基丹,缺钱是不可能缺钱的。

“轰!”

火峰众人冲上去时,对面先是来了一轮法符轰炸,紧接着就是一次性的宝器往外扔,接着又是一轮法符轰炸。

火烈等人尚未近身却已经被打了个半残,唯有火烈保有着战斗力。

台上看到这一幕的祝天寿人都傻了,玲珑阁柳长老笑道:“张兄,你离火派最近的战斗方式咋学起我玲珑阁来了?”

张承运得意昂昂的笑道:“肉搏哪有砸钱爽!还是柳长老启发了我等。同样是炼器师,那当然要把自己武装到牙齿才对!你看,我这副上古犀牛烤瓷牙如何?”

祝天寿那个气啊,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打一拳张承运。

太尼玛欺负人了!

“行,欺负我火峰穷是吧!早晚有一天,老子要把你内裤都给拔掉!”

不行,好他妈的难受,穷人的悲哀啊!

下方战场之上,火烈顶着猛烈的法符苦苦支撑着,他是火峰的颜面,他不能输,他要为师叔拿到筑基丹。

“轰!”

火烈咬着牙,嘴角溢出鲜血,但是终究是抵挡不住对方的砸钱战术,最后火烈倒在地上。

张承运此时站出来抱拳笑道:“火峰主,承让,承让!”

祝天寿此刻心中是这样的:“承认,承你吗个棒棒锤!”他欲哭无泪。

此刻白素卿和邱长机同时站了出来。

“张长老,我五峰一体,火峰败了,不如让我木峰与金峰试一试!”

“我说两位老弟,别忘记还有我土峰。”钱富贵笑着道。

“水峰!”冷霜月冷冷地说道。

张承运看了一眼下方武装到牙齿的弟子,最后笑着点了点头。

无聊的大比,当然需要加点儿调味剂,顺便摸一摸青云弟子的真正实力。

与此同时跟着方世玉身边的钱通宝收到了一条消息,他掏出法符哭丧着脸说道。

“方师兄,他们叫我们回去!”

方世玉头也不回的继续向木峰走去,钱通宝不得不掏出一瓶气血丹。

“师兄,就当帮个忙!这瓶气血丹算是我孝敬你的。”

方世玉看了看手中的气血丹,本着拿人手短的原则,最终还是跟着钱通宝回到了中央广场。

(本章完)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