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64_a2072

♂? ,,

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贺芷灵问:“这几点了去做运动?”

我说:“唉管我做什么运动,是不是破解了那些系列号?”

贺芷灵问我:“给我发的那些号码,什么都不著明,我不知道发这些来干嘛?”

是哦,我给她发的那些表格的系列号,好像没跟她说清楚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。

我看了一眼下边的谢丹阳,算了,还是不要给外人知道的好。

我说:“我会再发一次给的,再见。”

马上挂了电话。

谢丹阳看着我,一脸疑问,我看得出,她是很想问我,谁的电话的,但是我是不可能会说的。

刚挂了,又来了一个电话。

是夏拉的。

文艺少女吊带碎花裙大秀香肩美肌养眼写真图片

夏拉,突然给我电话,不是说分了不要再联系了吗?

我的大脑运转起来。

人每做一件事,都是有目的性的,不会无缘无故。

她找我,难道说,泡泡已经告诉了夏拉我和谢丹阳在一起的事?

有意思。

我相信她的嘴,比媒体传播得还快。

果然,当我喂了之后,夏拉问我:“听说刚才在我们公司楼下吃东西。”

我说:“对,请问有何指教?”

夏拉顿了顿,问:“和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的,很漂亮,是吗?”

我得意了,我的计划成功了。

我说道:“是,非常的漂亮。哎是不是在吃醋啊?”

夏拉说:“我会吃醋吗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我说:“嗯好,祝幸福,祝们幸福。再见。”

挂了电话。

谢丹阳已经不耐烦了,推开了我。

推开我?

我扑了上去。

第二天一早,六点,我们就起来了,我催着谢丹阳进去洗漱,然后退房取车往x城赶过去。

起来太早,昨晚运动量过度,我有些昏昏欲睡,干脆就半睡半醒着,就这么到了x城。

五百公里,开了将近五个多小时,十一点我们到了x城人民医院。

这个速度,谢丹阳一女司机,开得已经够快的了。

到了x城人民医院后,我看了一下时间,还好没到下班时间,随即跑上去找人,问有没有一个许思念的医生。

却被告知,她已经调到了我们市的第五人民医院。

我靠。

气死我了!

问了一下许思念的手机号,打过去却提示已经停机了。

上车后,谢丹阳都骂我蠢:“怎么不知道打一个电话先问一下啊?”

我本来都有够不爽的,让她这么说我,我马上回嘴:“给我闭嘴!少废话!”

谢丹阳看了我一眼,不敢再说下去。

我说:“走,开回去。第五人民医院。”

设置了导航,又要上路了。

在路上的高速上的停车站,一人随便吃了一碗泡面。

谢丹阳貌似对这些很反感,没办法,城里的娇生惯养的小妞,吃不惯是正常的。

不过当我泡出来,她闻到香味,马上也吃光了。

泡面饿的时候吃是好吃,可吃完了,感觉也是难受。

抽了一根烟,继续上车赶回去。

在下午五点多,下班之前,赶到了第五医院。

可累死了谢丹阳,一到了医院停车场,她停好车,闭上眼睛就睡了。

为了奖励她,我给了她一个吻。

她都没力气理我了,睡了过去。

我上去了医院,问到了许思念所在的科室,然后,找到了她人。

当她摘下口罩,没想到,站在我面前的,却是一个落落大方的美女。

如同平时看到的大多数的娴静美女护士,她就是那样子的。

我说:“好许思念,我是女子监狱的心理医生,妈妈找。”

一听到妈妈两字,许思念表情有点不自然,也有点难受。

她强作镇静说:“去外面聊吧。”

我和她走到了医院大楼的走道外。

许思念看着我,问:“我妈妈是不是,出了什么事?”

我说:“怎么知道?”

许思念说:“除非她出事,不然她是不会让人来找我的。她是一个很倔强的人,她这么做,只想保护我。可我更需要的是她。”

我说:“呵呵,她是不想和父亲一般受到伤害。也怕她的身份让受到工作生活中其他人的歧视,也许还会对的工作产生影响。”

许思念问:“她是出了什么事?”

我说:“精神压力过大,濒临崩溃边缘,在监狱已经出现用伤害自己和他人来发泄自己心理压力的情况。我和她聊过了后,发现唯一能快速疏导她心中疾病的办法便是找过去和她聊一聊。”

许思念两眼泛泪问:“她没怎样吧,身体还好吗?”

我说:“现在暂时没怎么样,但是拖下去的话,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。”

许思念说:“我要做什么?”

我说:“去和妈妈见面,疏导她的情绪压力,不然,她可能真的会崩溃,父亲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。”

许思念点点头。

我说:“看这几天什么时候有时间。我来安排。”

许思念说:“明天下午。”

我说:“可以。我明天上午安排好,到时候说是要探视妈妈,报上名字就可以。”

许思念说:“谢谢。”

我说:“呵呵太客气了。妈妈说在x城人民医院,我一大早就去了那里,找不到人,那边说调来这里,我马上又来这里。万幸找到了。”

她突然说:“等我一下。”

看着她小跑回去的背影,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没多久,她回来了。

到了我面前,我见她娇喘连连的,她突然塞进我口袋一个红包说:“谢谢。”

我急忙要掏出来:“别这样别这样!”

许思念制止我的手说:“别拿出来,拿出来让别人看见,以为我们医护人员接受红包,我们会惹上麻烦。”

我停了往外抽红包的手,说:“许思念,不需要这样,我和们医生一样,都是救人的。我们自己有工资,就算不给我这个,我也会尽量做好我的本职工作。”

许思念说:“我也是,只是一点小意思,来来回回跑,这么辛苦,我只是一点心意。收下吧。”

我说:“唉许思念太客气了。”

这红包摸起来还挺厚。

许思念说:“对了,我还没请问叫什么名字。”

我说:“张河起航,张河。”

许思念说: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

我说:“明天直接报我名字然后说明进去原因,就可以进去的。”

许思念说:“谢谢张先生,我还有一台手术,我先去忙了,我明天看望完了我妈妈,请吃饭。”

我忙说:“这个就没必要了,不必了真的,还是想着先把妈妈的情绪安抚下来。”

许思念说:“我会的。”

我说:“好吧去忙吧,明天见。”

许思念对我挥手,然后马上走向手术室。

看来还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。

可看她那样,妈的,年纪跟我也没什么相差啊。

不过还好,她是专家,我也是专家。

她是治疗人身体的正宗专家,我是半吊子治人精神的专家。

回到了车里,谢丹阳还没睡醒,真的是累坏了。

我看她美目紧闭,睫毛漂亮,就在她的眼帘上亲了一下。

谢丹阳被我弄醒了,看了看我,然后看了看手机:“五点多了。”

我说:“走吧,去那车友会,黄文正先到也没关系。”

谢丹阳松了松自己的四肢,说:“好累。安排的那个女孩,来了吗。”

我说:“我正要给她电话。”

谢丹阳开车往黄文正他们说的路虎车友会聚会的地方去。

我给丽丽拨过去,她说她已经在那边了,而且已经进去了,在里边喝着茶。

我问她是怎么进去的。

她说让一个男的带进去就行了。

我说:“真厉害。”

丽丽说:“美女让帅哥帮忙,没多少人会拒绝吧。”

我说:“呵呵是的,真有的,大爷有空给买棒棒糖含。”

丽丽说:“说什么呀!”

我说:“居然这样撒娇的说话啊,是不是想到不好的方面了,这女流氓女色狼。”

丽丽说:“才色狼,发那人照片给我。”

我愣了。

我看着谢丹阳,问:“有黄文正的照片吗?”

谢丹阳说:“没有,忘了这个。”

我说:“靠,这傻子,不弄照片来,让人家到哪里去找黄文正,她知道谁是黄文正?”

谢丹阳说:“我们过去不就知道了。”

很快到了他们搞车友会的地方。

其实就是在专卖店不远处。

都是豪车专卖了。

到了那里,谢丹阳给她朋友打了一个电话,我们混进里面去了。

很容易的,就看到在车场上站着指导玩车的黄文正。

谢丹阳不能进去了,怕被认出来,我自己进去找了丽丽,丽丽今天穿着修长贴身套装,真是淑女一枚,靓丽而不妖艳,温柔款款而不土鳖。

我举起大拇指,说:“终于穿得像个良家妇女了。”

丽丽说:“说什么呀?”

我说:“好了废话不多说,看到吗,就是那个在车边指挥的看起来很厉害的男人。”

丽丽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我说:“行了过程计划我都和说过了。这是三千块钱,先拿去,搞定后,还有一笔。”

丽丽接过去说:“谢谢呀。对了,为什么要害他?”

我想了想,说:“放心吧反正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,不是和说的她对我表姐图谋不轨,我表姐家人虽然很喜欢他,可是我觉得他人靠不住。”

丽丽说:“可是上次不是这么和我说的。”

我说:“别管我说什么了,反正有钱赚不犯法了就是!”

丽丽不问什么了。

我说:“还真聪明啊,让人带进来,我刚才还要让领导帮忙才能进来。”

丽丽往远处一指:“他带我进来的,他说他是这里的老板。”

我顺着丽丽指过去一看,大吃一惊!

竟然是那家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