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91_a2072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   刷卡了后,服务员把酒水零食送到了我们的那一台。

   我也过去,坐下来。

   安百井看我一副哀戚的样子,问道:“心疼了?被宰哭了?”

   我一拿起酒杯:“笑话!我怎么心疼!来喝酒!”

   安百井和我干杯,说:“其实用不着这么心疼,呢早点被开除,早点来跟我一起创业,有钱赚。”

   我想到彩姐对我说的,舍得舍得,有舍才有得。

   付出了,别人有好事,才会想到。

   我举起杯子:“那这杯酒,祝我早日被开除。”

   安百井举起酒杯:“祝早日被开除。”

   歌舞厅的大厅也是富丽堂皇的,而在这一侧,是落地窗,可以看见海景,真是美妙。

   清纯森系美女休闲旅拍图片

   我们坐下来后,喝酒聊天。

   富丽堂皇的大厅,灯光慢慢的暗淡下去,柔和的彩色灯光照亮,还有上边的各种挂着的灯,照着舞台之上,一个美女,琳琳娉娉出场,唱着一首王菲的爱与痛的边缘,好多人都看着台上。

   我看着看着,怎么感觉她很像彩姐呢?

   我说:“我去一趟洗手间。”

   然后从侧面,绕到前面去,一看,靠!果然是彩姐!

   她居然跑台上去唱歌?

   这真是奇葩。

   唱完后,彩姐说道:“爱与痛的边缘,送给在场的,二十六号台过生日的力哥。谢谢。”

   台下鼓掌。

   二十六号台起哄。

   我看过去,一个挺着大肚子,看起来很不顺眼的家伙,昂首挺胸,接受着旁边的人的祝福。

   彩姐居然上台演唱,唱了一首歌献给台下的一个人?

   这力哥什么来头的。

   彩姐下台了后,那些演出队的上去表演歌舞了。

   彩姐下台,从后面走出来,然后走到了二十六号台,我悄悄的跟过去,靠在柱子后面,听他们说话。

   彩姐到了二十六号台,力哥拿起酒杯敬酒彩姐:“彩姐,唱的不错,谢谢,谢谢啊!”

   彩姐端起酒杯,闻了一下,说:“谢谢力哥今晚的捧场,力哥,我不胜酒力,喝不了白酒。”

   力哥皱起眉头,说:“我王大力敬酒,就是市委书籍都给我面子喝。喝了再和我说话!”

   彩姐看看力哥,不情愿的喝完了。

   力哥挺着大肚子,又倒了一杯白酒,说道:“我今天过生日,哪儿都不去过,就来这里,彩姐,我可给够了面子,让我照顾生意,我也不含糊,介绍我那些朋友来这里玩了。连一杯白酒都和我讨价还价!再罚一杯!”

   彩姐看看这杯白酒,忍住,然后喝完了。

   彩姐看上去快要吐出来的样子。

   力哥急忙关心的拍拍彩姐的后背:“彩姐酒量还需要练练啊,谢谢彩姐赏脸。”

   这时候,音乐婉转,好多人上去跳舞。

   力哥伸手拉着彩姐:“彩姐,给个面子,陪我跳支舞。”

   彩姐只好陪着力哥上去跳舞。

   妈的,那么牛?连彩姐都那么怕他?

   我心里极其郁闷,走回到安百井身旁,点了一支烟。

   今晚彩姐不去酒吧,在这里,就为了这个力哥,陪力哥喝酒,还要献唱。

   大爷的了。

   安百井感到我的不快,问我道:“怎么了,回来了一股怨气?”

   我说:“没。”

   安百井问:“是不是因为宰了,很不高兴?”

   我骗他说:“不是。刚才上卫生间,被那边二十六号台的一个肥胖的家伙撞了一下。看,就是那个跳舞的!还恐吓我。”

   安百井看了看,说道:“哦,那个我认识,市里一个大人物的弟弟,金和公司的总经理,金和公司听说吗?就是搞房地产的。”

   我说:“怪不得那么嚣张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这么个年纪,还那么嚣张,仗着后台硬。”

   我说:“好吧,看来我只能忍下这口气了。”

   安百井安慰我说道:“别太放在心上,这种人,迟早有报应。会有人收拾他的。来来来,喝酒。”

   我看着那个力哥搂着彩姐跳舞,心里的酸苦如波浪一样泛起波澜,心里说不出的郁闷感觉。

   我和彩姐彼此都知道,我们不会永远是谁的谁,我们只不过是对方生命中的感情过客罢了。我们都是寂寞的人,寻找给自己带来温暖的人,寻找着可以依靠的港湾,但这个港湾,却不是可以永久停留。

   我喝了一口酒,对自己说,顺其自然吧。

   跳完了舞后,彩姐陪着力哥一行人,上去了包厢了,至于会发生什么,至于今晚他们会发生什么,也许只有天知道了。

   林小慧也问我道:“怎么了,好像很不高兴呀。”

   我强装笑颜:“我有点困,没啊,我挺高兴的,来来来,喝酒!我们玩骰子!”

   喝完了所有的酒后,已经十二点多,很困了,再也不想去餐厅,就去开海景房。

   因为没有预定,只有一间房。

   只有一间房。

   林小慧问服务员:“那我们怎么睡呀!”

   服务员为难的说:“我们的这间海景房,比较大,有两张床的,一张是在里面,一张是在靠近阳台的地方,中间也有隔开的墙壁,但是是没有门的,几位可以去看看,看看是不是能凑合着过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开吧开吧,就这个吧,困死了。刚才我说先订房,们偏要先去玩。”

   林小慧说:“我也没想到不是周末也没有房间啊。”

   我开了这间房。

   四个人拿着房卡上去,开门进去。

   进门后,发现海景房果然很大,一晚八百多啊。

   而且,卫浴室,阳台,卫生间,两个隔间,这些都是隔开的,有两张床,是隔开的,发现没那么差啊,我和安百井睡外面,金慧彬和林小慧睡里面,这也没多大关系的。

   林小慧放好了包后,和金慧彬先去洗澡了,我和安百井坐在阳台上,看夜景,我从小冰箱拿了两罐啤酒,喝啤酒抽烟聊天。

   安百井问我道:“说真的,什么时候离职?”

   我说:“我不想离职。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我想离职家人不给。真的,下海经商好多了,搞不好,我们以后就成为中国合伙人。”

   我说:“开玩笑,哪有这么容易能随随便便成功的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还真的别不相信。我就不信别人做得成,我两做不成。”

   我说:“算了,等我真的被开除那天再考虑吧。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服了了,那工作,一个月说多了加各种乱七八糟的,也不过三千块钱,到时候最多分个单位房,还想真的干一辈子啊。”

   我说:“如果可以,当然想干一辈子。”

   他不知道我们的灰色收入很多。

   只是这些收入,我自己也很抵制,毕竟都是从不法途径捞取的。

   安百井说:“这小子,哥哥劝啊,不要老是盯着那个老女人了。她呀,年纪比大很多,不现实的。”

   我弹弹烟灰,说:“不现实就不现实,反正也没想过要娶来做妻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我就奇了怪了,林小慧不好吗?偏偏就喜欢这么个,是不是少妇控啊?”

   我说道:“那个女的,比林小慧可吸引人多了啊!”

   安百井说:“随便吧。到时候别玩着丢了芝麻也丢了西瓜。要是和林小慧在一起,一辈子衣食无忧,她性格是凶了点,人还是挺好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现在来劝我,就像我劝不要去和唐晓杰搞在一起一样,能听我的吗?”

   安百井一听到唐晓杰三个字,立马精神了,说道:“唐晓杰。张河啊,唐晓杰还经常联系我,还问我什么时候一起去玩,我有一天晚上还偷偷约她出来吃东西,可现在我每天晚上,慧彬都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去,哎呀真是想支开都难啊!”

   我说:“这种事不要同我说了!妈的真不是人!”

   安百井还想说什么,慧彬喊他道:“我们洗好了,赶紧去洗澡呀。明天还上班不上班了?”

   安百井说:“说了来度假,请假就行了。”

   慧彬说:“那不是说还要去迎接什么领导吗?”

   安百井一拍脑袋:“对!还是要去上班的!”

   他起来去洗澡了。

   我坐着抽着烟,林小慧出来了。

   我拿着她的卡还给她:“喏,的卡。”

   林小慧坐下来,说:“留着用呀。”

   我问她:“怎么呢,要包养我了?”

   林小慧说道:“怕没钱花。”

   我问:“干啥对我那么好呢?是不是对我有所图。”

   林小慧说:“能有什么让我图的。”

   我把卡塞给她,说:“万把块钱我还是有的,不过们真是会玩,偶尔请们玩一次可以,如果经常请,那我可要破产了!”

   林小慧说:“那我们也不能光让请的。”

   我说:“们叫我我也不敢经常来啊,看们高消费,吓死人,我老是陪着们玩,蹭吃蹭喝,却不回请,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。”

   林小慧说:“也太自尊了吧。”

   我说:“这叫知恩图报。”

   林小慧收好她的卡,随之问道:“那平时去那个酒吧,是那个女的开钱,还是开钱?”

   我看着她,说:“问这个干嘛?”

   林小慧说:“好奇。”

   我说:“偶尔她开,偶尔我开。”

   提到彩姐,我就想到,妈的彩姐现在是不是在那个什么力哥的怀里了。

   心里像是堵住了什么。

   林小慧说道:“追求她?”

   我说:“问那么多干什么?麻烦以后不要老是去那里好吗?我是追求她,我喜欢她,不要来破坏打扰我们可以吗!”

   林小慧生气道:“好,我破坏,我打扰!我去找玩,我们好多天没见,想找,成了破坏,打扰,是吗!我以后不破坏了不找了不打扰了,可以了吗!”

   她真的生气了,她站了起来,然后回去里面。

   我喝了一口酒,生气就生气吧,我本来靠近彩姐就是有目的的,让林小慧这么乱搞一通,鬼知道会破坏成什么样。

   突然听到林小慧尖叫了一声。

   我急忙站起来跑进房间里:“怎么了!怎么了!”

   林小慧看着床上说:“怎么睡这里!”

   金慧彬,和安百井,躺在里面的那张床上,林小慧不知道,而且里面关了灯,她进去掀开被子,就看到安百井和金慧彬躺在一起。

   安百井说道:“妈的我怎么不能睡这里!我和我女朋友睡这里还犯法还得罪了啊!喊什么喊,睡着都被喊醒了!”

   林小慧气呼呼的说:“那我睡哪里!”

   安百井扯过被子盖上:“外面不是有张床吗!”

   林小慧说道:“我不要和他睡!”

   他,指的就是我。

   安百井说:“那睡地上。”

   然后他抱头继续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