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1_a2051

西奥多其实也挺纠结了,如今这里还算不上奥坤山脉深处,就已经遇到了哈尼亚龙,以及一些强大的兽群,之前是因为独眼巨人的威慑力,所以那些魔兽才会视而不见,可换做是他们几人,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。众

人现在回想起来,都忍不住望向杨宁,似乎这才意识到杨宁的‘用心良苦’,此刻一个个都开始念着独眼巨人的好,有这么一个受控制的大家伙,确实能让他们省掉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烦。“

沿着北面走,那里便是雪峰了。”说

到这,西奥多停顿了一下:“不过沿途恐怕我们会遇到不少强大的魔兽,越往深处,就越多,这里毕竟是连雪兽都不敢进入的禁区呀。”“

不管前面的路多难走,生命之花,也一定要弄到手。”蒂

娅、卡斯比、卢克的神色都很坚定,就连西奥多也一样,显然,在兰杜莎布下的幻象中,他们怕是现在都还沉醉着。女

人最珍贵的青春、男人在乎的权利与力量,这些都是埋藏在人性深处最原始的欲望。“

这是什么?”

看到杨宁取出一个瓶子,蒂娅很疑惑,等杨宁掀开瓶盖后,蒂娅立刻捂着鼻子,尖叫道:“好臭呀,这什么味!”

“这是炎龙的排泄物。”看

到蒂娅脸都绿了,杨宁笑道:“当然,这只是模仿了排泄物的气味而已,类似于女性使用的香水。”

“你弄个这么奇怪的东西想干嘛?”蒂娅看怪物似的看着杨宁,她实在想不明白,杨宁怎么会有这种嗜好。

可爱少女光井爱纯美私照秀出水嫩肌肤

“难道你想让我们涂上这种东西?”西奥多最先反应过来:“这样的话,那些魔兽嗅到了炎龙的气味,就会选择回避?”

“没错。”

杨宁笑着点头,然后自顾自的从瓶子里掏出一些固态液体,然后抹在手臂、脖子上。

西奥多也依葫芦画瓢,开始在身上涂抹,至于卡斯比跟卢克,倒也没在乎,别说这不是真的粪便,就算是真的,他们估计也不会含糊。倒

是蒂娅一脸嫌弃的动也没动,拜托,她毕竟是个女孩子,让她一身臭气熏天的,这怎么行?

“一定要用这种吗?”看

到四个大老爷们望过来,一副你到底从不从的架势,蒂娅委屈到了极点,最后还是轻咬齿唇,硬着头皮在身上擦了一点,然后仿佛避瘟疫似的将瓶子扔回给杨宁。

“走吧,这样的话,十里内的生物,应该都不会靠近咱们了。”杨宁笑道:“除非这里存在比炎龙更高级的物种,不过我想这种可能性不会太高吧。”炎

龙,那可是排在至强神兽族一线的顶尖龙族,在这个时代里,或许还有比炎龙更强大的族群,但绝不会藏身在这奥坤山脉。

“早知道你有这种东西,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了。”西

奥多笑道,他发现,邀请杨宁前来,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
或许是炎龙的气味产生了效果,这走了一大段路,还真就没遇到任何生物,就算是陷入疯狂暴走的哈尼亚龙,此刻也仿佛销声匿迹了,至少没有再出现于杨宁等人的视野。

“前面就是雪峰了。”

遥望前方,那一处处高耸的山峰,终年被冰雪覆盖着,无疑,这一幕是相当美丽的,至少杨宁都忍不住促足观望,这异域风情的雪域美景,值得留在记忆中。“

炎龙的气味当真有效呀,我真的不敢相信,本应该有很多强大魔兽休憩的雪峰,竟然变得这么安静。”

西奥多忍不住赞道:“这样的话,我们寻找生命之花,倒是方便很多了。”

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此刻卢克、卡斯比跟蒂娅,都古怪的望向杨宁,似乎心底已经开始谋算,是不是找个合适的时机,跟杨宁商量一下,将那瓶子给买过来,体会过这其中的妙处跟便利后,他们自然有了想法。

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这玩意我平时都舍不得用,这次算是便宜你们了。”

杨宁哪看不出来这三人的心思,笑道:“是从那位手里借的,你们如果感兴趣,可以跟她商量。”蒂

娅吐了吐舌头,卢克跟卡斯比缩了缩脖子,他们哪听不出,杨宁所指的是新圣地那位不朽,借他们一万个胆子,恐怕都不敢再对这瓶子有想法。

吱!

杨宁一挥手,魔境瞬间出现。

“雪峰!熟悉的气息!”

兰杜莎仿若天籁的嗓音,透着难以形容的激动:“好久了,太久了,久到我都忘记了,没想到,还能再看到这熟悉的地方,感受着这熟悉的味道。”..

“现在,你应该可以告诉我,怎么寻找生命之花了。”杨

宁平静道:“相信已经有人教过你,该怎么说话了吧?”兰

杜莎的声音嘎然即止,众人能清楚的感受到,兰杜莎的恐惧。西

奥多等人不由怀疑,杨宁到底对这个妖精做了什么,竟然让她如此的害怕,而杨宁所说的那个人又是谁?“

我感受到,它就在前方,离我们很近,但又很远。”

兰杜莎颤抖的说道:“它正陷入沉睡,在一个很安的地方,别人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,它似乎藏在一个独立的空间,因为我跟它之间存在着特殊的联系,所以才能发现到它。”

“独立的空间?”

杨宁皱眉:“难道是自成的一处域界吗?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就很麻烦了。”

西奥多也是一脸难色,倘若生命之花真的自成域界,那么除非它愿意,否则,外人是无法打开,甚至很难发现域界存在的,即便达到神境实力,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“这不还有它吗?”杨

宁望向魔境:“不用怀疑我的诚意,找到生命之花后,我会算上你的一份。”兰

杜莎难以置信道:“你不会骗我吧?”“

我向来言出必行,不要把我跟你混为一谈。”杨宁淡淡的说道:“现在你只需要配合我们,想办法找出那个独立的空间,然后打开这个空间。”

“好。”

兰杜莎应允,想必经过第一神调教了一段时间,如今怕是老实许多了,只不过,杨宁对于它,始终还是防着一手。

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要不是第一神暗中教给他一个控制兰杜莎的法子,他还真不敢这么托大,放兰杜莎出来,天知道兰杜莎遇到生命之花后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。“

就在那里!”攀

过了几座雪峰后,兰杜莎忽然激动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