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34_a2074

   “喂!没招惹吧?莫名其妙地闯入府里讥笑我,是不是太过分了?真把我惹火了,那就在把这具灵魂分身禁锢在这里。”周云凡其实只是嘴上说说。

   毕竟一个能动用灵魂分身,就能闯入府里构建的多重防护灵阵,这美妞真身的修为境界很有可能高过自己。

   “呦噶,区区一个虚无境中阶的修炼者,当真大言不惭地说想禁锢我的灵魂分身,是谁借给的底气?如果放出灵魂分身把我的灵魂分身打败,甭管灵魂分身还是真身,任由处置。”那个虚幻的倩影朝周云凡发起挑战。

   还真别说,对方真的戳中周云凡的短处,这些年为了获得功德值,自身修身的时间还真的不多,侥幸在去年突破到虚无境,如果不是俗事太多,耽误了练功进度,他现在很有可能晋升到虚无境高阶,甚至有可能是巅峰了。

   周云凡自从修为境界突破到虚无境,灵台紫府内确实凝聚出一具灵魂分身,只不过是幼童形态,更何况还没有离体进行过武技演练,眼前让这具幼稚的灵魂分身与一个成年体态的灵魂分身过招,这事怎么说就怎么玄乎。

   “喂!原来威风凛凛的荣宁侯不过是一个胆小鬼,哈哈!这世俗界的所谓强者不过如此,看来就算我的真身前来与交手,可以分分秒秒把灭了。”那个虚幻状态的倩影,说出的话,让人听到后,心里还真是拔凉拔凉的。

   这个虚幻形态的灵魂分身,这次闯入侯府,有多个目的,她首个用意就是吞噬周云凡的灵魂分身,让她这具灵魂分身的实力直接拔高一个台阶,精神力将会空前高涨。

   周云凡看出这个虚幻状态的灵魂分身的用心,还真让他犹豫了,明明知道放出自己的灵魂分身,是出去找虐,真没必要逞一时之强,过于意气用事。

   那具虚幻的倩影似乎看出了周云凡的犹豫,觉得使用激将法还得增加筹码,于是依然如故的施展虚无传声,定向发话到周云凡的耳内:“让的灵魂分身三招,如果还没胆放出灵魂分身过招,那直接叫孬种好了!”

   周云凡被逼到这份上了,只得背水一战,不过也不能毫无彩头的交锋,他施展“密语玄音”定向回话到那具虚幻的灵魂分身的体内:

   “不就是想吞噬我的灵魂分身,夺取我的记忆嘛,何必连番对我使用激将法?既然认为吃定我了,那么咱俩来了彩头如何?如果我的灵魂分身输了,我周云凡任由差遣,如果输了,就”

   后面的话周云凡没说话,意思是做他的女人,明明知道对方讨厌他的花芯,却暗示出这种想法,这是诛心之招,就看她敢不敢接招了,他这是回敬她一招激将法,这是在比谁狠。

   小清新短发喵喵の写真集

   “好!咱俩一言为定,以心灵起誓,谁有违此约,不入轮回。”那具虚幻的倩影用虚无传声秘技发话。

   周云凡用“密语玄音”回应一句好的同时,瞬息把他那幼稚的灵魂分身从灵台紫府放飞出来,如同闪电一般,划破虚空,来一招突然袭击。

   咦!那具虚幻的倩影早就提防,正当她在虚空中闪身躲闪的时候,没想到周云凡那具幼稚的灵魂分身猛然捕获到倩影,并没有施展刺杀武技,把虚幻倩影扑过满怀,就张口就亲中她那虚幻的嘴唇。

   这一亲,不得了!一股火热的情感比任何利剑更有杀伤力,刹那间,透入那个虚幻倩影的灵魂分身份的深处,一亲中的,一种叫欲仙欲死的全新体验,导致那虚幻的倩影痉挛的同时,来感觉了。

   当真是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

   接下来还有更刺激更带劲,周云凡灵机一动,启动“阴阳合道秘诀”,这门神奇的功法是他的底牌之一,神功运行,立即开始阴阳互补的练功进程。

   两具灵魂体立刻出现中有我,我中有的美妙感觉,特别是深入下去,带出了动感,那种玄之又玄的节奏和律动,周云凡那具灵魂体好比全部融入那个虚幻的倩影当中。

   导致那个虚幻的倩影变得真实起来,形体越发清晰明了,呈现在周云凡面前的是一个美如仙女的少女。

   这个真实化的灵魂体,微微睁开眼睛,用那迷离扑朔的眼神,瞧了一眼周云凡的真身,似乎要把他那英俊的相貌铭刻于心灵深处。

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见先前因为融入而消失的周云凡的灵魂分身,现形出来,从那幼稚的童孩状态,开始快速成长,这是速度飚升的进程,一个时辰后,这具灵魂分身在外形上,等同于周云凡的真身。

   那个美丽如仙的少女,因为周云凡的灵魂分身与她的形体分离稍微有点虚弱,不过那只是短暂的一瞬间:“不错!甭管我们的用心并不怎么友好,不过这结果却出乎意外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   周云凡这时候很随意地说:“不用放在心上,这对我来说,只是举手之劳。”

   他明显的言不由衷,先前借两个人修炼阴阳合道功的时候,他在闻人冰香的灵魂分身的核心,给她留下食髓知味的记忆,从此这个美丽如仙的女人,她的心房再也融不下别的男子。

   果然不出所料,闻人冰香的情绪激烈的波动了一番之后,显得很无力地说:“没想到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,与结成道侣事情已经发生,那就顺其自然,不过得把老国舅张达昌的病给治好,就当是给我的礼金。”

   周云凡听到后,感觉怪怪的,礼金还能折现成医药费?哇靠,这事甭管怎么想都觉得怪异。不过,他才不会应由她主张。

   就开口说道:“救治他有难度,不过也不是没办法,但是得给我提供‘空间晶石’和‘时间源石’。不然的话,我出工不出力,这位国舅爷一时半会好不了,别怪我没有尽心。”

   “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嘞?太让人失望了,一点情面也不给我,竟然要挟我提供这两种天地奇石,太过分了一点吧?”闻人冰香的灵魂分身依然故我地用虚无传声,定向回话到周云凡的耳内。

   其实她知道一条没有开采的上品空间晶石矿脉,一条极品的时间源石矿脉。给周云凡提供这两种奇石,对她没什么难度。秉承男人太容易得到,不会珍惜的信条,闻人冰香故意这样质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