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69_a2074

   周云凡驾车驶进江东大学中医药学院,刚刚进入停车场,就远远地看到张娜和冯玉莲,一如既往地等在老地方。

   把车停好后,张娜和冯玉莲牵着手快步走来,车钥匙拿在左手,微微一晃,就收进“玄空剑戒”,等到张娜跑到身边,张开双手,趁势给她一个热情四溢的拥抱。

   正如赵玲珑所说,如果不是张娜,他周云凡不会来到学院授课,也就不会结识聂梦柔和上官虹云,没有这两位武道高手,应战叶华英就不会这么轻描淡写。

   如今叶华英已经受伤身残,要想治好他身上那个男人的标志,得下一番很大的功夫,他已经无法分心,玩弄阴谋诡计了。

   还真如周云凡的料想一样,白乐乐接到昨天晚上周云凡发给她的视频文件,她第一时间,把视频文件转发到远在M国的卫明远。

   卫明远这位天京市卫家的谪系子孙,这些年一直在M国发展,多次被叶华英算计,就连他喜欢的盛高家族现任家主的孙女,也被叶华英挖墙角,搬弄是非,给弄走了。

   卫明远第一时间收到,昨天晚上有关叶华英那不堪入目的视频,就约盛高家族那位爱丝魅·盛高,两个人共进晚餐时,把那个视频文件,转发到她的手机里。

   事件立即出现神转折,发誓今生只爱叶华英的爱丝魅·盛高,气愤不已,多喝了几杯,就同卫明远好到酒店开房去了。

   叶华英昨天晚上受伤后,灰溜溜地逃离江州,刚刚回到天京市,就听他在M国的手下说,爱丝魅小姐同卫明远开房的事,气得叶华英差一点吐血三升。

   叶华英不希望好不容易把爱丝魅·盛高追到手,就这样被卫明远给抢了回去,第二天清早,带着伤上了天京市至M国的航班,想挽回爱丝魅的感情。

   叶华英不想两头落空,不然的话,那就真的成了天京市纨绔圈子里的天大笑话。在他心里,赵玲珑同盛高家族的爱丝魅小姐相比,不是一个等级。

   假如同盛高家族联姻成功,对叶华英来说,等于攀到大树,大树底下自然好乘凉他懂,如今他无暇顾及,针对周云凡下毒手了。

   纯美小丸子春光明媚秀美艳身姿

   周云凡被张娜挽着右手,离开学院停车场,走向课堂的时候,她凑嘴到他耳根,喃喃低语:“今天晚上,咱仨一起去美食一条街涮火锅,喝啤酒聊天,周老师,说好不好?”

   周云凡笑着说:“娜娜,我最近事多,可能陪不了,再说既然喜欢中医,就得花心思在这上面,知道没?”他微微摇了一下头,叉开话题,婉言拒绝她的邀请。

   玲珑姐好不容易脱困,回到自己身边,自然不能让她在别墅感到寂寞空虚冷,得用火热的爱情,把她裹住,让她幸福得不要不要的那样才行。

   周云凡走进课堂,上了讲台,今天依然开讲“掌纹诊病术”,按照惯例,他依然如故地给选三位学生,免费义诊,费时十五分钟,给他们开具诊断书。

   如今亚健康的人多,周云凡在处方笺上,给眼前三名学生分别列出调理身体的方子。

   让他们回到方位,周云凡开始侃侃而谈:“今天要讲的是14条掌纹中和第12线,它是肝病线和酒线。”

   “这条线,始于小指掌指褶纹同1线的中间部位,向无名指下面延伸的一条横线,它叫肝脏解毒的12线,酒精中毒的12线。”

   周云凡现在授课,在讲台上,情态越来越自然,还真象一个客座教授的样子,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后,继续讲下去。

   “12线与11起始位置相同,却不要混淆,11线不会超过小指褶纹中线,12线却是超过无名指褶纹中线的,如果11线当中有一条延伸到无名指下面,它就是12线。”

   “有12线的人,要不多半会嗜酒,不然就沾酒就醉。还有常年接触有毒物质,或者有肝炎史的人,多半会有这条肝病线。”

   讲台下面听课的人,大多数人神贯注,这让周云凡授课热情高涨,图文并茂,有条不紊的述说。

   “肝脏是沉默的器官,它没有痛感神经,它只要有30%左右在工作,就能维持人体机能的正常活动,如果12线出现浅,断,隐的情况,暗示肝脏解毒功能减弱。”

   接下来,周云凡提到:“芦笋含有叶酸,对保健肝脏有益,绿豆汤能解毒,以及相关药膳知识,特别提示常吃安眠药,镇静剂的人,控制用药量和次数,避免损害肝脏。”

   这时候,离第一堂下课时间只有十多分钟了,周云凡友情提示:“每个人的饮食尽可能有规律,不要暴饮暴食,少吃吃太过油腻和辛辣的食物。

   “得常吃一些含硒量高的蘑菇,以及党参,红枣,紫皮葡萄,橙子,提高自身免疫力。”

   下课休息二十分钟,这时候一个脸上长有痘痘,身姿婀娜的女生挤身过来:“周老师,传说授课水平一流,我怎么不觉得嘞?自我感觉良好,我认为有点自欺欺人。”

   周云凡没想到心里乐陶陶的时候,来了一个黑粉,说些呕心他的话,周围有这么多学生,真不好出言反讽,他有点尴尬,右手伸到脑后挠了挠。

   正当他想说几句歧义语的时候,发现这个女学生脸的痘痘竟然是化妆时特意伪装的,周云凡心里呵呵一笑,看来这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女。

   转身问身边几个男学生:“们认识这位校花吗?”立即有人回话说认识,她就是排名第四的校花卫妙彤。

   “噢?就是卫同学,不错,的化妆水平还行。”随后贴近一步,低声补上一句:“人家尽量美化自己的容颜,为何反其道而行之,几个意思?”

   卫妙彤冷哼道:“粉敷在我自己脸上,周老师,管得着么?”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眼神,这是她吸引周云凡注意的小伎俩。

   周云凡左手往下一伸,拿起她的右手,右手食指在她掌心里写下一句话:厉害了我的校花学生。

   揭穿她的小心思,卫妙彤呵呵笑道:“有点意思.同我之间会有故事吗?”周云凡马上回答说我很忙,没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