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1_a2050

“确实!”冯雪静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,现在听了闺蜜的分析,想想那幅画面就觉得要天下大乱了,“到时候估计霍老爷子跟霍夫人要不惜一切代价铲除你,哪里还会允许你进霍家做大儿媳。”

方若宁淡淡地说:“我从没这样想过,霍凌霄那种人……我再也不想见面。”还跟他成为夫妻?她光是想一想就浑身冷战。

冯雪静瞅她一眼,自言自语地道:“可我怎么感觉,霍凌霄对你好像有意思?”

“怎么可能!”

“怎么不可能?你条件也不错的,既有美丽的皮囊又有有趣的灵魂,还是能力出众口才了得的大律师,他看上你一点都不奇怪啊!”

方若宁突然心慌,转过身继续洗菜切菜,嗫喏地道;“不可能,他曾明确跟我说过,最讨厌与他共事的女人对他有非分之想。”

“那你们怎么滚床单了?”

“……”脸颊不可遏制地再度爆红,方若宁语调更低,“这不是酒后乱姓么……脑子都不清醒。”

“NONONO!以我的感觉,肯定不是这样,或许别的男人会被酒精腐蚀了大脑,成为下半身思考的低等动物,但霍凌霄——我敢保证,他绝对不会!”冯大小姐无比笃定地点点头,分析道,“他既然默许了这种行为,至少说明,他对你是不反感的,再加上还有个轩轩呢,爱屋及乌也说不定。”

方若宁被她这话一说,顿时后背发凉,“如果是这样,那我更要带着轩轩逃路了。”

“哎……好不容易盼到你回来呢,真要走啊?”

方若宁耷拉着脑袋,关了水龙头把洗好的菜捞起来,“我也不想啊……可我没想到,离开了这么多年回来,还是逃不过这命运。”

文艺范美女白纱遮面逆光投影浓眉大眼唯美写真图片

备料准备齐,方若宁开了油烟机,戴上围裙,又回头看了眼闺蜜:“你出去陪轩轩玩会儿吧,我炒几个菜,很快。”

“好吧,方大厨!”

冯雪静回到客厅,见茶几上那个造型复杂跌宕的城堡积木已经快完工了,惊喜地拍着手夸赞道:“轩轩真厉害!这么复杂的工程,居然不要图纸也能拼好!”

小家伙淡定得很,歪着头继续自己的工作,“我已经拼过一遍了,脑子里记得。”

“是吗?太厉害了!”冯雪静在一边坐下,看到剩下的积木片想要帮忙,然而拿起一看,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放。

“干妈,你不要帮倒忙啦!”小家伙倒还嫌弃了,一把拿走积木片。

方若宁端着一盘菜出来,见状立刻严厉提醒:“轩轩,说话不礼貌了哦。”

小家伙自知理亏,倔强地抿唇不语。

他不是故意不礼貌的,只是这个礼物是霍叔叔送他的,他怕别人不小心弄坏了。

“没关系的啦,你去忙你的。”冯雪静立刻支开好友,又低头看向小家伙,好奇地问,“轩轩,你这几天都在那个卫叔叔家里啊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觉得,卫叔叔跟霍叔叔,谁更好?”

方昀轩滚圆黑亮的眼珠看了眼冯雪静,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痴,“当然是霍叔叔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冯雪静不解,继续问道,“你跟卫叔叔都认识那么久了,跟那个霍叔叔才见过几次面而已。”

方昀轩秀气有型的眉头一皱,表情很是沉稳,顿了下才说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霍叔叔让我很崇拜。”

崇拜?

不满四岁的小孩子,知道什么是崇拜?

吃饭时,方若宁把儿子的饭菜弄好,让小家伙坐在餐椅上自己吃着,这才回来餐桌边坐下,叹息道;“还有件烦心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冯雪静一边盛汤一边问道。

“我爸要给他那个宝贝儿子办生日宴的事,你知道吧?”

“这个啊……我当然知道,在四季酒店呢!”说起来,四季酒店是冯家产业之一,海城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,许多豪门权贵办宴会都喜欢在四季。

当年,霍氏集团也就是在四季酒店办年会,才让方若宁逮到了给霍凌渊下套的机会。

“我今天刚回来,我爸给我打电话,让我明天一定要去参加,还让我带上轩轩。”

冯雪静吃了一惊,“他都知道了?”

方若宁摇头,“他只知道我有个孩子,没见过,所以估计也是想让我明天带着孩子一起露面,他以为孩子是林朗的,还催着我们举办婚礼什么的。”

冯雪静愣了下,再度吃惊地看着她:“你爸不知道林朗已经去世几年了?”

“呵……”方若宁冷冷地哂笑,“他去哪里知道?后来发达了,搬家了,他哪里还记得以前住的地方,记得邻居是谁?林朗葬礼时我匆匆回来了几天,也没跟他联系过,他根本不知道林朗已经去世几年了,还以为我一直跟林朗在一起。”

冯雪静点点头,这才明白,“那你怎么打算?明天去不去,带不带轩轩?”

“去是一定要去的,但是轩轩就算了吧……我不想让他成为焦点,被人指指点点的。”

“嗯,轩轩懂事早,万一有些人说话不好听,会伤害到他。”

*

以此同时,四季酒店的高档西餐厅,霍凌霄也正在用餐。

对面坐着的女人打扮的光鲜亮丽,妆容精致。

见霍凌霄出差一回来就约自己吃饭,倪亦可很是高兴,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激动与羞涩。

“凌霄,今晚你有时间吗?”

男人眉眼不抬,淡淡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我前阵子订的葡萄酒昨天空运到了,想邀请你去尝尝。”美眸顾盼生姿,倪亦可盯着他温柔地道,显然要喝酒是假,某种暗示才是真。

放着以往,对于女人的主动邀请,霍凌霄多数也是不拒绝的,可现在明确了自己的心意,他便很清楚有些事得划清界限了。

餐具放下,男人正色看向对面的女人,清冽的语调开启:“亦可,今晚约你吃饭,是有件事要跟你澄清。”

倪亦可突然一惊,盯着他郑重严肃的脸色,漂亮的笑意都僵了住:“什么事啊?”

“亦可,我们在一起有大半年了,说实话,我很努力地想要继续维持这段关系,可我觉得……我们之间还是不合适,所以,我希望从今天开始,我们还是做回普通朋友,祝你在演艺圈发展的越来越好。”男人脸色平静,眸光深沉,很干脆地说出这话,一点迟疑犹豫都没有。

倪亦可僵住的脸色突然皲裂,血色无,手里的刀叉“叮咚”一声落下,重重地敲在瓷盘上,惊得人心弦一凛。

不愧是演员,只瞬间功夫,眼泪已经滚滚下来,冰清玉洁的大美人顿时楚楚可怜,连红唇都抑制不住地都动起来。

“为什么……凌霄,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为什么好端端的,突然说这个?”倪亦可维持着最后的镇静与理智,低声痛苦地问。

霍凌霄脸色依然没有丝毫起伏,也没因为对方的伤心落泪而流露出半点心疼,“没有为什么,你很好,是我自己的原因。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你应该也发现了,我对女人……的确有点力不从心。”

为了让对方彻底死心,霍凌霄不得不把男人最难启齿的问题都隐晦地表达出来。

果然,倪亦可一怔,眼眸抖了下,看向他不敢置信地问:“你……你真得有病?”

她当然意识到了,每次亲热到了紧要关头,这个男人就会推开自己,淡漠地起身离去。

霍凌霄脸色尴尬,薄唇扯了扯,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倪亦可说不出话来。

她才二十出头,年轻轻的,当然不可能嫁给一个英俊帅气却不能人道的男人,做一个活寡妇。

可是,她好不容易才追到这个男人啊,收买讨好他的家人,放下女孩儿珍贵的矜持,好不容易才追到他,现在就要这样放弃吗?

倪亦可想了想,摇摇头,抬手过去抓住男人的手,激动地道:“凌霄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肯定能治好的,我愿意陪你一起,这不算什么的,我愿意……”

霍凌霄抽出自己的手,冷漠中带着最后的客气:“倪小姐,希望你能矜持一些,好聚好散,也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我的家人,不要让我为难。”

心脏重重一震,倪亦可呆呆地望着他,泪如泉涌。

心里想着其它事,霍凌霄也没工夫坐着继续用餐,当即一抬手唤来服务生,埋单结账。

起身时,他将一张支票推过去:“这个,算是赔偿给你的青春损失费,希望你能找到真正疼爱你的男人。”

倪亦可垂下眼眸,隔着朦胧泪水看到支票上有好多零。

果然,如外界所言,这个男人出手阔绰,相当豪气。可是,这不是她想要的,她要钱可以自己去挣,她只是爱这个男人,只想跟他在一起!

眼泪控制不住地流淌,倪亦可伤心地趴在桌子上,连远处有狗仔队偷拍都未察觉。

李权站在车门边,等着霍凌霄出来后,立刻拉开车门护在车顶。

“霍总,方律师今晚在家里招待冯大小姐,没有要跑路的迹象。”

“嗯。”霍凌霄矮身坐进车里,淡淡笃定地道,“她不会跑的,也跑不掉。”